模板户:专注于dede模板,织梦源码,织梦模板,网站模板,dedecms模板,网站源码,dedecms教程以及各类手机网站模板和企业网站模板分享.

织梦模板

VIP

 此间4周年|封面人物X熊典:站在代码的最顶端

此间4周年|封面人物X熊典:站在代码的最顶端

  • 语言编码:UTF-8
  • 模板颜色:绿色、白色
  • 适用站点:地方门户、新闻资讯
  • 下载用户:免费下载
  • 下载一提取码:psp7
  • 详细描述

    《此间》编辑部 北京大学学生会


    8位封面人物的深度报道

    和毕业季专题策划

    敬请期待《此间》四周年特刊

    少年进化论


    点击查看《此间》4周年特刊

    视频X封面人物名单


    who is he?


    北京律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合伙人,PKU Helper软件开发者,自学编程码出的PKU Helper改变了燕园。




    记者 | 田淼 徐琼依

    编辑 | 孔煜也


    2016年5月13日晚八点,在忙完一天的网站内测后,熊典的眼睛暂时离开滚动着代码的电脑屏幕,舒展了一下四肢,走进二楼空荡荡的会议室。站在落地窗前,他看到对面中关村创业大厦那些方格状的窗口错落地亮着,就像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似乎永远不会因为夜晚的到来而失去光亮。

     

    “我会经常站在这里往外看,”他笑了笑,“可以透透气什么的。”

     

    没过几分钟,他回到楼下,重新加入正在加班的同事们,继续仔细观察着电脑暗黑色屏幕上正在滚动的橙色、绿色、紫色、天蓝色相间的代码。熊典正在建设的网站两个月后即将上线,这组代码构成的程序是网站的核心功能。

     

    熊典喜欢这样静静看着自己创作的代码。“你自己写出来的代码,在有条不紊的按照你的设计运行,在你自己造出来的一个世界,里面的各种东西都有条不紊地在跑着……”熊典试图解释自己对这些符号的执念,“那种控制欲,就像上帝一样。”



    ▲ 对于熊典来说,他编写的代码就是他自己缔造的世界,而自己则是这个世界的上帝。


    启程


    熊典出身于一个典型的公务员家庭。

     

    熊典的父亲和母亲都毕业于法学专业。父亲从事农业执法工作,“下乡查假农药、假化学品”;母亲则在科技局上班,朝九晚五,整理材料,过着典型的公务员生活。“我觉得(父母)相对来说还是算挺和蔼的吧,”熊典笑着说,“就是告诉我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小时候的熊典不太喜欢与人交流,“总是自己在玩一些东西”。在其他小伙伴们嬉笑打闹时,熊典沉醉于做小学自然课的实验:玩三棱镜、检验杠杆原理,对“伟大的实验结果”感到惊奇。很快,熊典在数学上的天赋也展现出来,被数学老师挑选出来学习奥数。他开始有一种模糊的意识:他喜欢那种“确定的感觉,喜欢计算机、数学这种怎么设计就怎么运行的样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对“确定”的执着越发明显。初一时,不会编程的父亲给他买了两本编程书,告诉他编程是一件很“炫酷”的事。熊典由此开始了他“炫酷”的编程生涯。

     

    刚上初中时的熊典缺乏基本的数学基础,有很多编程书籍都看不懂,只会写一些非常简单的程序,比如求最小公倍数、最大公约数。上了初三,他觉得“当时班上搞班委选举都是画正字,非常的不方便”,所以编写了一个计票器程序。那是他第一个拥有图形界面的程序。

     

    上了高中,熊典的编程能力日益精进,做了越来越多的小程序:能插图的日记本、模仿植物大战僵尸的小游戏、帮人训练音感的软件……高中毕业后,为了让全班同学能保持联系,他还做了一个能够“永远在线同步手机号的通讯录”。

     

    尽管非常喜爱程序设计,又是因为化学竞赛保送北大,但熊典既不打算选择信息科学技术方向,也不想学化学。受父母的影响,他对未来的想象仍然温和而“正统”:“就是想以后去做了法官,或者是做个教授然后过那样的生活。父母都是法学专业,对工作也比较好。”

     

    “当时其实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坚信,如果把这个东西(计算机)作为自己的职业的话,感觉会丧失对它的兴趣。”选择法学对熊典来说,似乎是一种理所当然的皈依,“想把这个(计算机)作为自己的空余爱好。”

     

    他对法学最切身的认知来自从事执法工作的父亲。高三暑假时,父亲为了考验刚考上驾照的熊典,让他开车和自己一起去乡下检查非法农药的使用情况。那一趟,熊典和父亲一起完成了一次“执法任务”。回忆起这件“任务”时,熊典这样说:“说实话,虽然我觉得我爸的工作还是挺能够为人民做一些贡献的,但是我觉得还不满足”。隐约中,他觉得“自己还能做更大的事情。”

     


    那时,他已经决定将法学作为自己的专业。


    成名


    熊典在大一时编写了自己第一款iOS软件File Drop。这款可以兼容Windows、Mac OS、安卓和Unix多个系统的软件,可以在多个移动终端上自由地交换文件,在App Store上线后用户量高歌猛进,最终达到了41600人。

     

    但真正让熊典在北大校内声名大噪的,还是后来的PKU Helper。

     

    “编这个程序,是因为在网站上操作(登录网关)太麻烦了。”于是,他决定在一款已有的网关软件上加以扩充,把教务、教学、选课等诸多系统整合在一起做一款更“炫酷”的手机软件。2014年春节刚过,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或是趴在在狭小的玻璃书桌边、或是缩在自己的床上,一敲代码就是八九个小时。连续埋头苦干了两个星期后,PKU Helper的雏形诞生了。

     

    在熊典的努力下,1.0版的PKU Helper在寒假前编制结束,经历了三周的审核后,于2014年3月2日正式在appStore上线。PKU Helper也迅速攻占了北大校园内几乎所有燕园学子的移动终端。软件的下载量也一日日增长。PKUHelper上线后,熊典也从未停止过工作,不断开发新功能:新版树洞、二手平台、消息中心开放平台……

     

    随着完善PKUHelper所需要的工作量不断增加,熊典开始从单兵作战转向团队合作。2015年9月,PKU Helper团队招新,组成了8人团队。位于新太阳学生活动中心的一间办公室成为了他们的“基地”,每周四他们都会在那里开会。

     

    ▲ PKU Helper 宣传海报


    熊典逐渐从一个纯粹的技术人员成长为一个领袖。他的工作不再只是编程,也包括组织会议、把握新产品研究方向、与学校磋商获取网站接口、准备各种活动……

     

    2015年末,PKU Helper获得了网络新青年形象大使的称号。借此机会,他们以独立团队的身份入驻了“新青年网络文化工作室”(经学校党委常委会审议批准、定位于“北京大学网络文化建设与思想政治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各项工作的主体实施平台),在场地和技术方面都得到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野心


    随着新功能不断上线,熊典对PKU Helper的期待也越来越高,在用户界面上尤其如此。

     

    制作特效是熊典对于PKU Helper最满意的一点。在重写前的老版本中,PKU Helper 的四万行代码中,有两万行都被应用于渐变和特效。到现在,他还对这些用户交互界面上的设计如数家珍。在采访过程中,他常常拿出手机打开PKU Helper,熟练地点开一个特效,然后介绍当时的制作过程。

     

    在所有特效中,“我的PKU”中logo放大的技术是最难的——一旦被点开,手绘版的logo会向右上方轻巧地一移,背景颜色骤然呈圆形放大铺满全屏。因为他常用的特效制作软件不能实现圆形放大的效果,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径:变量缩小程度、位置移动幅度,背景的截图收缩和扩大,每一个细节他都需要查大量资料、写崭新的代码、再反复测试……完成这个特效花了他整整三天的时间。

     

    和他共事的人都清楚熊典对用户交互的追求颇为执着。即便是PKU Helper团队中做后端开发的徐玉麟,也对熊典的用户界面追求深有感触:“他在前端技术上对设计方面是很有追求的。(所以)我在后端的设计上也会(主动)配合他的前端做出比较符合用户体验的设计。”

     

    他在创业公司的同事谢冰阳也在熊典的要求下为用户交互费了不少心思。“当时他拿着两只手模拟垃圾桶盖翻起来、落下去、翻起来、落下去……”这是熊典在亲自示范该如何为长得像垃圾桶的删除按钮做动画。

     

    但在用户体验上,熊典还有不满意之处:“功能的导航逻辑、整个导航结构的设计安排都有问题”。这也是他对整个PKU Helper最不满意的一点。

     

    对熊典来说,现有的PKU Helper界面可能需要一次颠覆,因为很多功能的顺序安排对于同学们来说没有做到最方便。他要做的,不是调整logo的顺序,而是重构整个APP界面,完全打破现在“网关”、“我的PKU”等分类,把PKU Helper的用户逻辑重新改写。目前,安卓版PKU Helper的代码就正在按照谷歌全新的设计方案整体重写,用户界面可能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熊典他们的野心不止于编出一个仅仅只是好用的程序。“我们不仅要授人以鱼,而且还要授人以渔。”他想要的,是让PKU Helper从一个单纯的软件转型为全校编程爱好者分享成果的平台,“希望能够降低成本,让大家能把自己写的东西,都放到我们的平台上面去,这样大家可以一块来使用,并且也可以激励自己去写出更好玩、更有用的东西。”

     

    ▲  PKU Helper 获得第八届中国大学生计算机设计大赛一等奖


    实际上,PKUHelper已经在进行这种尝试。熊典所在的信息科学实验室研发了一项图像处理的应用,并成为了PKU Helper的一个功能——用这个功能给学校里的建筑物拍照,就可以得知这个建筑物背后的历史与文化。

     

    “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在一次演讲中说,“Helper能够做出一些帮助大家快乐,提升生活体验的东西。”


    冷静


    对于熊典来说,一切似乎顺风顺水。他建立了PKU Helper团队的传承机制,并选出了新一任负责人。

     

    他没有想到在毕业之前自己还面临着一场危机。

     

    2016年4月14日晚七点,熊典正安静地坐在教室里,上《函数式程序分析》的课程。突然,好友佟雨珂转给他一条微信推送,警告他PKU Helper 的数据库遭到攻击。在看完推送后,他再也没有心情上课了。

     

    这条名为《PKU Helper数据全曝光,身份信息全泄露,树洞竟是假匿名!你中枪了吗》的推送爆出了“PKU Helper存在致命漏洞,导致1.7万学生的70万条数据全部泄露”的消息。熊典发现时,朋友圈已经被这条推送“刷屏”。

     

    熊典的好友兼同事谢冰阳得知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极其的愤怒”。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她的愤怒还没能完全平息:“攻击者明显是以‘闹个大新闻’的态度去揭发这件事情的,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联系开发者而是大范围宣传、曝光,引起不懂技术的广大学生对Helper团队的不信任。”在她看来,对这个免费的服务性APP来说,被校内人攻击数据库并曝光,这不啻一种背叛。

     


    ▲  PKU Helper 数据库遭攻击事件发生后,熊典的反应显得与众不同。


    令谢冰阳奇怪的是,在各种群聊中,熊典的反应显得冷静许多,“会考虑到很多,不会完全按照自己的情绪走。”她也渐渐冷静下来,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的确更好。

     

    其实,熊典的第一反应埋怨自己:后悔写后端代码时太随意,后悔当时没有好好注意网络安全的事情。“第一反应肯定是自责。”回忆起危机,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话。

     

    面对漏洞危机,通用的做法是把一些潜在的漏洞找出来然后修复。但经历了危机的熊典并没有这么做——他决定放弃PKU Helper的全部后端代码,当周周末就开始逐功能一条条地重写代码。

     

    “(重构代码的工作量)很大,因为我们所有的服务都要重新写一遍,可能需要每个人花个两、三周的时间吧。”在和记者聊起重构代码的工作时,熊典的语调一如既往地平稳,似乎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这段日子在同伴的口中却显得很不一样。“每天都要跟着熊典调试到凌晨三点,”PKU Helper团队新任负责人徐玉麟苦笑着说,“我去睡了之后不知道他又写了多久。”谢冰阳感叹道:“熊(昵称)的心态那么快就调整过来,那么有魄力可以全部重写后端代码,我表示非常尊重……给人的震撼感超过他的技术。”

     

    现在,代码的重写工作完成了约60%,正在等待学校审批。学校的计算中心也介入了此事,PKU Helper将在对代码的漏洞进行全部填补后入驻计算中心的服务器,从而获得更为安全的保障。

     

    谢冰阳感慨:“在我认识熊典这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内,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真正的生气,从来没有,这让我非常非常地服。”

     

    过了一会儿,她又半犹疑地补充:“我在那件事情之后感觉,虽然他在别人面前还表现的很平和,但气质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有那么几天变得沉默了很多。确实这件事情是对PKU Helper一个比较大的打击。”


    新路


    大学四年中,熊典一直想实现法学专业和计算机爱好之间的平衡。但对于把大量时间都投入到编程上的熊典来说,二者之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巨大的冲突。

     

    初入北大的熊典并不太喜欢法学。他这样描述读法律条文时的感觉:“你看你在学的是一个人造的、临时性的东西,它并不具有普适性。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宇宙定律是不会变的,但法律会变。

     

    他不再花精力在不喜欢的专业课上,而是翘掉课来写代码——很多课程都成为他的代码时间。他到哪里都会抱着电脑,“就连看电影的时候都在电影院里看电脑”。为了代码,他可以“一个问题不解决,宁愿一晚上不睡觉”,甚至经常在不经意间通宵。“一看12点半,就觉得还可以再想半个小时,再抬头一看啊,5点半了。”他模仿着当时抬头的动作,自己笑了出来。在做《互联网的数据挖掘》课程的一个大作业时,他和小组另外4个成员直接在实验室刷了三天三夜没有睡觉。

     

    他开始有意识地将爱好与专业结合起来,他觉得法学毕竟还“是一个很有挖掘空间的学科。”

     

    他选择了拥有法学和计算机领域交叉视野白建军老师作为自己的导师,并跟随他两年完成了一个大课题《用计算机来分析百万量级的判决书里面的法官集体意愿》,也借此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

     

    他很喜欢白建军老师的一句话:“少一些我认为,多一些我发现。“在他看来,这句话非常形象地描述了法学现在的状况:“就是大家都是我认为什么,你认为的是不对的,因为那个案子怎么样,所以我认为它是这样的。或者说,因为十七世纪某个法学家说过一句话,所以我认为他是这样的。”而白老师将法学和大数据结合的思路则淡化“我认为,”注重“我发现”,让他觉得非常有前途。

     

    法学本身是个非常重要的学科,会法学挺了不起的。但是,很少有人会从别的角度别的层面思考这个学科,比如计算机、统计学。”他发现,如果充分发挥自己的计算机天赋,他有可能在法学方面做出巨大的挖掘。

     

    发现了这个亟待开掘的领域后,他逐渐觉得,法学也“还不错”。




    极限


    熊典目前投身于一个计算机和法学结合的创业项目,担任了北京律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CTO(首席技术官)。这家注册于2015年5月的公司位于中关村的立方庭大厦,立方庭大厦四段高楼封闭成一个天井,里面孵化着上千个初创企业——夜晚向下看去,错错落落的灯光绕成一个橙黄色的漩涡,而有绿化带的地面则显得格外遥远。

     

    在二楼CEO和CTO的共享办公室里有一张“失宠已久”的办公桌,但熊典从没用过CTO的桌子,因为他觉得那样会和“跟员工有隔阂”。他最常使用的桌子在在一楼办公厅,十张普通白色电脑桌拼接成一张大桌,供所有的员工聚集办公。熊典每天就和员工们坐在一起,工作、聊天。

     

    在谢冰阳眼中,熊典在这里的领袖作用非常明显:“感觉在公司,他‘哪里都在’,哪个地方都需要他,而他莫名其妙地可以兼顾所有方面;管理、技术、法律部门,都离不开他。他给我们提供大的蓝图、大的方向、大的脉络。

     

    他们的创业项目是搭建一个为初创企业提供法律服务的网站。由于资金短缺,数以万计的初创企业难以请职业律师起草合同。“很多企业请不起律师,只好采取从百度文库上下载合同模板再修改的办法。”这对于刚刚起步的企业来说,无论是对时间还是金钱都是一笔不小的消耗。而熊典他们制作的智能合同起草系统只需要“用户回答一些问题,系统就可以自动生成合同”。

     

    “我现在每天都在反思我在做的到底是什么?我在做的是一件重复性的劳动呢?还是说是真的有创造性价值的东西?”在熊典眼里,在用技术规避重复性劳动的方面,人文社科领域与理工科相比还是“一片贫瘠的土壤”。他想在法学领域率先尝试,把自己和别人从“重复性的工作环境”中解放出来。他在做的这个项目,就是希望能够利用计算机技术“将更多的初级律师,包括实习生从繁杂的重复性劳动里面解脱出来。”

     

    熊典目前正站在法律与计算机的边界线上。用谢冰阳的话来说,他在技术上的野心远比商业上更广阔。“他想把一个我们看似是属于法律部门的事情做成一个技术,”她说,“而且不是一般的网站业务的技术,而是真正要考虑人工智能、算法、数据分析等前沿技术,甚至于正在写的一个编译器。”

     

    “我其实做的更多是计算机的事情,”在分析工作属性时熊典再次强调了‘挖掘’,“但很少有学法学的人计算机玩儿的比较好的。我觉得,心里有很多点子大家没有看到,能挖掘的地方有很多。

     

    “您对自己的未来可能取得的最高成就有什么想法?”《此间》记者问。

     

    最高成就?我不知道,没有想过什么极限的问题。假设在第n天取得极限,那么在第n+1天一定可以突破这个极限。极限之所以存在可能是因为寿命不足,不然的话就没有极限。”熊典顿了顿,“不过就我现在所能想到的来说,可能要好好改善一下法律行业吧。”



    《此间》四周年特刊视频

    youngsters of our time

    听听我们的评选理由







    杂志领取方式:

    1、现场领取:6月2日、3日(周四、周五)10:30~13:30,我们将在三角地附近展位进行免费发放。

    2、VIP订阅:发送“姓名+XX楼XXX室+手机号+《此间》订阅”至学生会微信平台,近期我们会把杂志投递至您的信箱,并将短信通知。

    注:《此间》四周年特刊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明信片领取方式:

    1、朋友圈分享:将以“此间4周年”为前缀的任一推送分享至朋友圈,在发放现场展示页面或截图即可领取任意三张明信片。

    2、写评论:选择以“此间4周年”为前缀的任一推送,点击文末“写留言”,主页君将精选优秀评论予以刊登,作者可凭“评论入选通知”于现场领取一套明信片(包括8张单人明信片和1张集体明信片)

    注:《此间》明信片限量1000套,先到先得。



      发送中

      你可能还喜欢
      首页 免费源码 VIP专区 会员中心
      收缩